跨媒体版权运营:版权经纪人让作品“无处不在”(图)

发布日期:2021-11-22 01:32   来源:未知   阅读:

  《步步惊心》,开播仅一周,已然成为9月份最受瞩目的电视剧之一。除了不俗的收视成绩,在反映网络曝光率和用户关注度的百度指数上,《步步惊心》以近240余万的“高度”傲视群雄,比排名第二的电视剧高出3倍。

  从高点击量的网络文学到畅销的言情小说,再到热播影视剧,《步步惊心》走出了一条跨媒体的版权运营之路。而引路人,便是那些版权经纪人。

  提起娱乐圈的经纪人,大家都不陌生,他们是明星走红的幕后推手:帮助艺人签戏约、录唱片、接广告、跑通告,打造跨影、视、歌的多栖明星。

  但是,你未必知道,《步步惊心》、《裸婚时代》、《鬼吹灯》也是“被经纪”的产物,它们像明星那样“多栖”,横跨网络、图书、影视、游戏等各个媒体平台。你不一定在网络上阅读过《步步惊心》,但你可能在书店里见过《步步惊心》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纵使你不知道《步步惊心》曾经出版过,或许也听说甚至着迷于正掀起收视狂潮的同名电视剧。

  “版权经纪人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那时主要是出于涉外版权贸易的需要。”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办公室副主任马立海表示,“跨媒体运作版权的经纪人,是最近几年随着网络发展而兴起的,比较新,从业人员也比较少。”

  捧红《鬼吹灯》、《裸婚时代》和《步步惊心》的盛大文学,是跨媒体版权运作少有的典型。

  “全版权运营”,在盛大文学总裁侯小强看来,是跨媒体版权经纪的核心理念。“一部小说,不是只能作为图书出版。只要有这部小说的版权,它就可以出现在网上、手机上,还可以被制作成游戏、影视剧。”

  “行业合作部”正是盛大实现“一次生产、多次开发”的拳头部门。该部门设于京沪两地,约10人组成,平均年龄不到30岁。

  秦瑄,是这个部门的总监,“盛大文学旗下有6家原创文学网站,每天6000万字的更新量,为版权经纪活动积累了丰富的内容资源。现在,我们部门成了盛大文学旗下文学网站和出版公司版权输出的总闸门。”

  对于盛大文学版权经纪的运作方式,秦瑄如此解释:“我们的工作主要分为两块,一个是内容支持,从旗下网站海量的文字作品中遴选符合客户需求的作品。另外就是销售,与影视公司、游戏公司等客户接洽,推销产品。”

  安艺,一个谈吐柔和的北京女孩,今年4月刚刚加盟盛大文学做内容支持。此前,她曾在一家影视公司负责剧本的审阅。“以前是甲方,现在是乙方。”安艺这样形容自己。

  盯着电脑屏幕看文字,筛选出适合改编的作品,是内容支持人员每天工作的主要内容。在安艺看来,培养艺术与市场兼顾的眼光是最重要的。“并不是所有作品都能拍成影视剧。比如有些小说充斥着很多心理描写,就不利于转化为镜头语言。又或者十几万字的内容却只讲了一个简单的故事,也很难能够满足电视剧对剧本复杂情节的需求。”尽管才工作几个月,但安艺已经摸着了一些门道。

  “一部点击量高的网络文学作品能卖出上百万的影视版权费用,如果是游戏改编权,则价格会更高一些。因为网络阅读用户和游戏用户之间转换起来很方便,买走游戏改编权,也就意味着拥有了大量的潜在用户。”在秦瑄看来,除了付费阅读,版权转移费用也逐渐成为盛大文学的利润点。

  至于盈利模式,秦瑄坦言跟一般的经纪模式类似,“根据作品的价值和作者的知名度,确定分账比例。

  中国版权保护中心举办了四期版权经纪人专业实务培训班,累积培训400人次。学员来自全国各地,其中八成以上是民营文化公司的版权经理或运营总监,他们正积极寻求版权经纪的跨界突破。马立海跟学员有着亲密接触,“他们反映最多的还是实际问题,如何维权、如何跨媒体操作。”

  在马立海看来,很多版权经纪的从业者都处在破茧的关键一刻,“比如有些人在图书出版领域已经驾轻就熟,非常想进军影视圈子,但对影视公司的运营模式和渠道都不太了解,想不出门道在哪。”隔行如隔山,让不少人无法“成蝶”。或许,盛大文学的经验值得借鉴。

  盛大文学副总裁林华坦言:“我刚开始带领团队拓展渠道通路时,也是一无所知。”不过,凭借着丰富的销售管理经验,林华没花多长时间就找到了问题关键所在。

  “我们专门去请教影视、游戏方面的专家,让他们看我们的策划案,并指点哪些地方需要修改。回来以后及时总结,团队内部也注重交流讨论,形成规范后大家就都照着做。”令林华感到特别欣慰的是,许多曾经的老师都变成了如今的客户。

  行业合作部的最新动向全都集中在周五例行的“故事会”上,届时无论是内容支持还是销售人员,都要“讲”故事或“听”故事,在互相建议的同时自我修正。

  千余字的故事梗概,是影视公司挑选剧本的主要依据。作为撰写者,安艺无疑是“故事会”中的主角,然而她也曾经是被领导骂得最惨的人。“我从小就是一个书痴,能把整部小说背下来,但是写起梗概来却不知如何取舍。”安艺还记得,第一次写梗概,写到了5万多字,厚厚的一沓,“这样的梗概影视公司是根本不会看的。”

  正是“故事会”帮安艺纠了偏,她渐渐学会浓缩出能让影视公司爱看的故事要素。“既考虑到影视公司的需求类型,又要保证忠实于作品原著,梗概确实需要费不少脑筋。”

  版权经纪,对游戏销售胡昆而言也是一次全新的考验。“以前都只是跟游戏公司的销售人员打交道,但是项目负责人和背后的游戏策划人员才是真正需要推销的对象。往往,这些人是很难接触到的。”为此,走出办公室,成了胡昆“深化”销售的必然选择。“年初在广东一天跑了三个地方,为了见客户还被雨淋了个落汤鸡。”讲到奔波的辛苦,胡昆却一脸轻松。

  “目前,全国系统、专注地从事版权经纪工作的,估计只有我们这支队伍。”林华颇为自豪地表示。

  “瓜农也想安心种地,但更需要有人帮他把瓜卖出去。”关于作者与版权经纪人的关系,80后奇幻武侠作家步非烟打了一个生动的比方。她认为,为中国打造《哈利·波特》那样的立体营销格局,一批优秀的版权经纪职业人才是不可或缺的后盾。尽管在图书版权方面能够获得图书公司的服务,但在影视或游戏等更多专业领域,步非烟仍要亲力亲为。

  步非烟的愿望,似乎还很遥远。“专业版权运营人才匮乏已成为制约创意产业快速、高效发展的瓶颈,尤其是具备跨界运营思路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部分文化企业甚至为创意总监、版权总监开出数十万元的年薪,其稀缺性可见一斑。”北京东方雍和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总经理陈登伟曾如此表示。

  马立海介绍,虽然西方版权经纪人发展的历史较长,但在互联网的大环境下,版权经纪人要想实现版权运营的跨界突破,中外所面临的难题是一样的。缺少规范、缺失诚信、专业能力良莠不齐,在马立海看来都是这个新兴职业的软肋,“很多所谓的版权经纪人,都只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缺少规范,又是其中最亟待解决的问题。但这对于版权主管机关国家版权局而言,并不容易。“由于版权经纪人在国家的法律法规中尚未被确认为一个明确的职业,所以难以建立相关准入制度或备案制度,无法进行资质审核。”版权司信息宣传处处长段玉萍坦陈。2021武汉理工大学英语笔译考研复试线招生人数及高澳门开奖现场直播结果